正谓此佳处故也
2018-09-22 11:2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栖寄于物方得宁适

兰舍书院原先的空间颇为简单,3个房间,两条过道。为了还原魏晋文人之风,厐喜以“人文客厅”的发心,运用“无即是有、一即是多”的设计手法,用物质上的“少”去寻求精神上的“多”,还原为魏晋文人空明、澄净、洗心、洒脱的空间氛围。

苏州园林建筑布局疏落相宜,采用借景、对景、分景、隔景等手法去铺陈开来,平凡中暗藏着惊喜。而日式庭阁由禅而启,强调空无,摒弃一切形相。只凭枯山水、鸟语虫呤、水声松籁,把人们引入一种淡泊清幽的脱尘境界。

借日式青瓦、中式青砖,静待雨露浸润,任青苔漫上砖瓦,多了几分空淡清幽的意味。庭园中的竹和树,姿态曼妙,线条柔和,风雅至极。某种层面上说,它们延续传统文人的精神气节。

“山本有可行者,有可观者,有可游者,有可居者……”“可行可望,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。何者?观今山川,地占数百里,可游可居之处,十无三四,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,君子所以渴慕林泉者,正谓此佳处故也。”兰舍园亭之妙,便是如此。移几入院,可坐赏天地乾坤,感受山水中之情,看情中之山水。

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但居于城市中,能闲世人之所忙者,方能忙世人之所闲。当以画幅当山水,以盆景当苑囿,以书籍当友朋。欣于所遇,随喜而乐,怀淡泊雅致,焚香抚琴品茗会知交,畅叙幽情泼墨任挥毫。

魏晋文人贤士“或十日一会,或月一寻盟”,兰舍书院每个月或每两个月也会有一场当代文人雅集。如“兰舍集韵——全国书法七人展”,即王卫军、龙友、李明、刘小华、况尉、陈胜凯、梁文斌7位当代书法家的笔墨聚会。

兰舍书院的空间设计师是厐喜,带着对中国魏晋文化的挚爱,他将文人的内敛、含蓄、不与人争,在有限的空间内作出了当代风雅的悠长意味。在造园之初,厐喜尝试将苏州园林与日式庭阁的柔和元素贯通。

三间居室间隔而布

这些生活器物“性格”各不相同,但极具线条感和立体感,朴实而又自然,呈现现代简约的张力,更展现了文人的刚正气质。另有玩器、赏石、弄扇、抚琴、折枝,颇见年份,当然还有文人雅士的笔墨,融通禅韵。当你和它们相处,便生出情感来。

园亭之妙在邱壑布置

日式走道回廊,四壁由白色的石材围合而成,石面上有着细致的纹理,雄浑有力又留有余韵。3间原本乏趣可陈的房间,被两处外景间隔而布,让空间与空间之间有了密切联系,达到“移步换景,错落有致”的空间效果。

空间是生活的载体。兰舍书院,旨在日常生活空间中,通过实用功能的满足,影响并改变着空间使用者当下的身心状态。以器物的“实”来填充空间的“虚”,以让人沉下心来,经历东方传统美学的洗礼。

无论身处房中、外景任一隅,都可与内外景观交心对话,静心遐想。任宾客知交于屋内静观时光流动,春看翠蕾琼芽老树新发,夏喜青苔漫满院,秋听横风扫落叶,冬赏瑞雪盖瓦檐。

所借之景,有大有小、有高有低、有远有近、有圆有方……它像一张张尺幅不一、形制有别的画作,被四季渲染着、被阴晴描绘着、被风霜皴擦着、被蝶雀点缀着。特意抬高的榻榻米空间,席地而坐即可见院中清潭、老树、鹅趣,令书者可静观天地,坐拥穹苍。

兰舍书院,位于浙江绍兴兰亭。兰亭,曾是“书圣”王羲之与谢安、王献之等40多位名士举办修禊集会的地方。

譬诸画家,无胸中邱壑,以稿本临模,终是下乘。厐喜也深知此理。他将禅意、诗意与画意高度融合,促发境与人之间的对话,从而表达“出”与“处”,“兼济”与“独善”的人生哲学和生活方式。

“七贤有竹林之游,名士有兰亭之会。”兰亭,因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而扬名,故而历代贤士,慕名前往,流觞曲水,谈玄啸咏,寄情翰墨。兰舍书院怀着对“兰亭”二字的敬意,故得名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krcha.org六盒彩合特马开奖记录开奖,富婆开奖结果版权所有